当前位置:万顷浪滩新闻>汽车>“中国特斯拉”亏了200亿,蔚来还有未来吗?

“中国特斯拉”亏了200亿,蔚来还有未来吗?

2019-11-22 07:37:43 浏览次数:3757
  

魏莱汽车公司公布了2019年第二季度的财务报告,但随后的电话会议爆发了:这家备受瞩目的电动汽车公司似乎陷入了亏损不断增加的泥潭。

根据9月26日发布的威来2019年第二季度财务报告,威来本季度交付了3140辆es8和413辆es6,共计3553辆电动汽车。相比之下,威来在2019年第一季度交付了3,989台e8s,在2018年第四季度交付了7,980台e8s。

尽管交付的汽车数量下降,但威来也损失了32.85亿元(根据美国会计准则公认会计准则)。根据中国基金的计算,魏莱自2016年以来亏损32.85+26.52(2019年第一季度)+233.28(2018年)+75.62(2017年)+35.18(2016年)= 403.45亿元人民币。

9月25日晚,魏莱召开了投资者电话会议。伟来汽车创始人兼董事长李斌对有关损失的询问做出回应,称根据非美国会计准则(non-gaap),伟来的实际损失为220亿元,其中100亿元用于研发。

从毛利率来看,威来实际上是盈利的,2018年第二季度亏损-317.9%,2018年第四季度亏损3.7%,交付量最高。然而,魏莱最近两个季度并不顺利。2019年第一季度为-7.2%,2019年第二季度魏莱毛利率进一步下降至-24.1%。

尽管它似乎损失更多,但这是-20%召回的结果。今年6月,威来因电池相关问题召回了4800多台ES8。如果没有召回,威来的毛利率可以达到-4.1%,逐渐接近盈利水平。

李斌表示,威来的销售业绩受到市场环境的影响。自6月26日以来,在中国电动汽车补贴政策改变后,大多数产品的销量都出现下降。同时,高端汽车市场的整体价格较低,魏莱未能进一步降价也影响了销量。

可以说,威来遇到了一个相对严峻的形势。一方面,车辆的交付和销售表现不佳,而车辆被召回。另一方面,经过一年的车辆交付和新车型的推出,公司仍然没有盈利,很难给投资者更多信心。

为了解决这一困境,魏莱提出了许多自救措施。首先是在今年内将员工人数从之前的9000人减少到7000人,并剥离非核心业务以控制运营成本和减轻损失。

其次,威来将走出汽车召回阶段,开始推出新车型,包括es6标准版、es6大电池版和es8大电池版,这样利润率就可以比以前有所提高。同时,供应链成本也会随着汽车销量的增长而降低。

蔚来还计划改善其销售策略:nio house,在一线城市设立的旗舰店,空间巨大,装修时尚,这是联系用户感受的关键之一。这种离线销售方式给威来带来了巨大的财务压力。一栋nio房屋的租金和运营成本相对较高,其中大多数都签署了3-5年的租赁条款。

未来,威来计划推出单间成本约100万元的nio太空实体店,将进入全国100多个城市,进一步扩大用户规模。与nio house的大张旗鼓相比,nio空间的精细化受到了很大的限制,并且还可以覆盖以前没有服务过的大中型城市以外的区域。

在提出多项改进计划后,威来预计2019年第三季度收入将达到15.9-16.6亿元,交付4200-4400辆电动汽车,同比增长18.2%。如果这一愿景能够实现,电动汽车公司有望走出困境。

魏莱在2018年上市时,市值超过110亿美元,但如今已缩水至21.03亿美元。这表明资本市场不再像过去那样打着新能源的旗号收购魏莱。此外,李斌和他的团队面临的市场不再像两年前那样友好了,魏京生仍然需要处理许多变量来重获支持。

威来目前销售的电动汽车有两款:六座或七座可选es8,位于旗舰电动suv中;;五座es6定位了一款高性能、长续航时间、车身较小的suv。Es8于2017年12月发布,并于2018年6月逐步交付。Es6于2018年12月发布,将于2019年6月开始交付。

两款电动车都注重电力带来的清洁能源、电机实现的高性能、智能车载系统、自动驾驶技术、奢华的车身设计和内部装饰,以及舒适的驾驶体验。es8的登陆价格低于50万元,es6的登陆价格控制在30万元以上。与同级车相比,性能、舒适性和质量是威来的主要优势。

总体而言,威来正试图使用电子包装来销售在规格上比合资企业和进口汽车更具优势的产品。从威来车主社区和车主的公共构成来看,威来也成功吸引了对电动车感兴趣并想购买中高端suv的消费者。

尽管电动汽车具有污染物排放性能和相关政策支持的优势,但与燃油动力汽车相比,续航里程较短也使消费者在选择过程中感到担忧。威来为这两款车提供了NEDC 400 ~ 500公里的续航性能,还带来了上电和断电等续航保障系统,这也是与其他电动车相比水平上的一大亮点。

然而,上电和断电服务使威来的运营成本并不低:上电服务以较低的价格为车主提供现场充电服务;电力交换依赖于位于不同发电站和服务区的发电站来运行。

对于一家已经运营了三年多的汽车公司来说,供电和断电服务有点太大了,这种服务非常细致,但回报却不够。有消息称,威来计划拆分nio电力业务的这一部分,以实现财务释放。

虽然魏莱自己的销售缺乏增长,但整个汽车市场的销售规模正在缩小。这足以庆祝每月售出数千辆汽车的数百款明星车型的销售。无论是国内合资进口品牌,还是轿车suv或其他车型,它都毫无例外地受到市场变化的冲击。

即使是新能源电动汽车也不能幸免。由于补贴的存在,电动汽车具有不直接排放废气的优势,补贴后的购车成本接近同级燃油汽车。在地上有更方便的扑克牌“杀手锏”,如贝上官gshen,特别受聪明消费者的欢迎。

然而,购车补贴和许可政策的变化已经导致消费者更广泛地关注更多车型。电动汽车的销售危机比燃油汽车的销售危机更为明显,甚至有些车型每月只卖出几辆。在这样大的背景下,魏莱很难独自一人。

除了购车成本之外,消费者的口碑也是电动汽车面临的最大问题:电动汽车的车主总是无法摆脱他们的耐力焦虑;在过去的两年里,许多电动汽车的自动点火事故给已经心存疑虑的消费者带来了更多的担忧。

此外,外国僧侣甚至可以念经。特斯拉的中国工厂今年正式登陆,对国内电动汽车构成了巨大威胁。模型3和随后的模型y主要基于亲公民路线。30多万元的着陆价已经降低,工厂只用了8个月就下线了。

特斯拉在驾驶体验、耐力表现和自动驾驶方面一直有很好的优势。一旦销售价格和交货问题通过中国工厂完全解决,特斯拉很可能成为国内电动车市场的头号玩家,留给其他制造商的时间更少。

李斌和魏京生如何应对自身的发展问题,如何在外部市场的变化中找到新的立足点,将不断受到汽车市场和资本市场的关注。这家收集了新能源和自动驾驶等标签并在美国上市的明星电动车企业,不仅吸引了汽车行业的关注。

无论对威来说最终的结果是什么,电动汽车建设中新动力的步伐,从汽车制造、交付到售后服务,都将成为中国汽车发展史上一个难忘的标志。它证明了中国汽车和人工智能产品的进步。

新疆11选5 台湾宾果下载 内蒙古快3 甘肃快三

最热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