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万顷浪滩新闻>文化>狂草之中蕴藏的“密电码”——读李志敏草书

狂草之中蕴藏的“密电码”——读李志敏草书

2019-11-12 12:30:26 浏览次数:2137
  

作者:王郝磊、郭志全

纵观20世纪书法史,有一位伟大的书法家,他生前致力于书法事业,死后多年保持沉默。最终,将石碑引入草丛的书法风格和独特的野生草书越来越受到各界的重视和尊重。他是李志民。

突破世俗美学

风格是书法的风格和神韵,是书法美学的首要标准。书法风格以“古”为基础,而风格高古大胆坦荡,这是李志民旷课的特点之一。中国书法协会名誉主席沈鹏在看过李志民的《现代书法作品集》后,写了一封特别的信,其中包括他的作品。“第一本书很棒。这是这本书的第一流作品。”

野草的风格是如何“调和”的?李志民认为:“在水池里,思考原因,从事物中学习,从内心中学习,理解形象,然后进入草书的奇妙境界。”他采用汉唐方法,将碑刻引入草丛,对历代经典碑刻进行了全面的研究。他的心模仿他的手,他的心跟随他,他忘记了我和他的东西,从而创造了一种高尚的书法风格,结合了古拙和活力。他的发帖方式也非常独特。例如,他在面对怀素的《大曹倩·文子》时使用了“直面的方法”,试图与原作的形式和精神相类似。面对“自我叙事的帖子”,张旭的“千字破文”和怀素的“自我叙事的帖子”的写作风格融为一体,也就是说,“疯狂元素的写作风格与急笔画的风格”是独一无二的,史无前例的。同时,他有强烈的求变意识,主张笔墨要与时俱进,既要向古人学习,又要向自然学习,尊重和超越传统,肯定和否定自己。无论是从笔法、风格、书法还是构图上,他对狂草的探索都充满了超越传统、突破自我的可贵尝试。他的作品有数以千计的风格和特点,他的签名已经改变到了极致。

能打动人的感情,对书来说是极其重要的

杨雄曾经说过:“这本书是一幅心灵的图画”。李志民还认为,“能够打动人的感情是这本书的极端”。这一切意味着书法的最高境界是展现书法家的心灵,随心而行,向心而行。所谓“书就像盛开的花朵。虽然没有花,但总比花好”。李志民是一位真正气质的书法家。他对草书充满热情。在他开始写作之前,他站在那里低头看着箱子上的报纸。一旦图像进入你的胸膛,把你所有的心思都倾注到毫端,把它放直,一次完成。在那之后,我扔了我的钢笔,开心地笑了笑,在艺术的状态下游泳

草书是书法家气质最贴切的体现。李志民的气质和写作风格与其生活经历密不可分。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他在武昌艺术学院学习山水画。在此期间,他还从事我们党的“地下工作”。之后,他转而学习法律,成为北京大学的正式学生。20世纪50年代,由于经济困难和困难,他长期住在北京大学为单身教师安排的管状公寓里。1976年,他两个心爱的女儿在唐山地震中丧生。中国书法协会会长、学术委员会委员张欣多次谈到李志民生活中的不幸。他说:“由此,我们可以理解为什么李志民的书法有些傲慢,有些紧迫,甚至有些强硬。书法是情感因素和形式美的直接结合。只有那些能在作品中表达自己独特情感的人才能被称为书法家。李志民无疑是一位伟大的书法家。”可以说,李志民是一位真正将自己的生活融入书法自由领域的书法家。也许只有在他狂野的草书创作中,他才能找到自己的情感归属和生命的寄托。

到处都是野生草书文字的图案

书法家能否留在书法史上取决于他的作品。纵观20世纪的书法界,以草书闻名的有余有仁、毛润之、林散之等人。然而,余有仁和林散之的草书属于小草范畴,还没有进入野生草书领域。虽然草书具有野生草书的势头,但它混合了更多的常规字体。另一方面,李志民走“纯草”之路,创造了一种独特的书法风格,将碑刻引入草中,填补了百年草书史上的空白。尽管他在法律教学中使用的所有讲义都是草书,但他写给朋友的草书也显示了到处都是大字的草书模式。

草书引入碑刻是碑刻结合的高级形式。其核心是将魏碑的风格和特点引入草书,尤其是野生草书,具有重要的书法史和学术价值。李志民不仅率先提出了将平板电脑引入草地的主张,而且对其进行了有价值的探索。他很自然地将北碑的领袖方笔和开放的圆笔嵌入匡草的创作中,使它们相互兼容。草书中引入了粗、旧、全墨的中碑书法方法,形成线条点画的墨式特征,更有张力,粗细对比强烈。强调“曲、藏、和、元”的用墨手法和“清、气、神、经”的精神魅力。点画简单,既有方形又有圆形,密集互补,结构自然,丰富了当代草书的形式和风格。

在书法探索中,李志民发展了“连续干笔画”技术,并将其推向了自由的境界。他的干笔画不是分散的、连续的或者在中心的连续扭曲中是微弱的。同时,它突破了“连续体”的常规,创造了另一种草书风格——“散点书”。每个角色就像一条“点”的轨迹。每条线段都有“缩线变点”的趋势。把一部作品作为一个整体来看,就像点的舞蹈,这是草书写作史上的创举。此外,他还培养了喜欢单笔画和“左高右低”的书法家的写作习惯。通过“横笔画”和“竖笔画”的交替,辅以“左高右低”和“左低右高”的字体姿态,使笔画比平时多了一个维度,更自由地实现了笔画的空间性和连续性。

如果你选择疯草,你就选择孤独。狂草歌高而少,很难找到知音,但它是一个揭示书法家内心世界的“暗码”。李志民死前说过:“我现在不在乎,我在乎的是300年后。”

硬汉演员在被发现作弊后拒绝剪辑8750万部电影?请访问“中国国际信息中心”的官方微信,搜索更多信息

安徽快3 五分彩投注 河北11选5

最热新闻